小狸的体温计

温瑞安:

        *2017年8月下旬,温派于杭州进行活动及聚会,当时参与的交上多篇文稿,由于随后九月至十月,在北京继续活动频繁,新闻信息活动情况,交替发布。故而仍存着杭州聚会多篇文稿。今始将杭州聚会文续一发上,与众分享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亦侠亦狂,亦诗亦武的温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文:鲁乃

        说到诗歌,那是中华民族的美好载体,和武侠同样是古老素材,是文学的精粹体现。

        温大的诗歌,散文从来都比他的武侠更好看,在武侠创作者领域,真正只有温派领袖温瑞安将武侠散文化,武侠诗歌化。他的下笔疾如风雷决,天马行空,缓时又似晓风残月,寂天寞地地让人惆怅,伤怀,字句玑珠,美轮美奂。影像感跃然纸上,眼前,脑海,无论是武侠,还是诗歌,都飞流直下三千尺地让你脑洞大开,心灵震撼,犹如佛家的“醍醐灌顶”,渐悟“哦,诗歌可以这样作,武侠可以这样写,故事可以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譬如《山河录》,《楚汉》,《将军令》都是大哥的诗集,连他老人家自己都感慨,那时的青春惊蛰激情驰骋,那时的亦侠亦狂亦诗亦武,他恐怕如今都写不出年少时那样华丽的词藻,找不到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   没错,大哥是武侠创作史上重要的宗师级作家,他也是炎黄子孙的爱国诗人,一位文字美学的倡导者,一位“侠之小者,为友为邻”的推崇者。他的诗歌有浪漫的初恋末恋,有伤感的离别再见,有激情昂扬的山河咏录,有悲歌慷慨的国家兴亡,有悲愤填膺的复仇,有断肠揪心的生死相隔,大凡种种情愫都容纳在胸臆,化成笔下一字一句的诗词。

       有幸在各种高校,名企演讲,温迷聚会的场合听到大哥朗诵诗歌。他声音的抑扬顿挫,悠悠游游,让你迷失自我。每一次听“蒙古”都听到不同的感觉,曾经有蒙古汉子会为此思念家乡落泪。每次听“再见”,全场子弟鸦雀无声肝肠寸断,无不落拓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   就在昨晚,大哥即兴地为幸运的我们朗诵了“复仇”,“十一行十一首”,“再见”。

       “复仇”是标准的武侠诗歌,我是一直都想听。包括“昆仑”,山河破碎风飘絮,将军忠魂寄天地。大哥笔下凭吊岳将军时,是如何的心情?

        昨晚圆梦了,就和看完《侠少》、《刀丛里的诗歌》、《逆水寒》有异曲同工之感。悲愤,悲愤,悲愤。侠义的背信弃义,手足相残的刀,复仇归来的人,一幕幕在眼前展现。既然,公道和侠义被弃之若履,那就让复仇猛烈地吞噬敌人,狠狠地用武力羞辱敌人,亮剑拔刀,杀他个措手不及,血流成河吧!

      包括“十一行十一首”,也有武侠短诗,例如“伸手”,其实十一首诗就有十一个故事,不懂诗不要紧,因为温大的诗歌就是有图像感,故事性。

       而“再见”,我这是第二次听大哥朗诵,心里难受,堵得慌,眼泪鼻涕悄悄一起出来。的的确确,随着他的声音,徐徐缓缓忧伤蔓延,仿佛大海的潮汐。诗,美得那么伤感;灵魂,洗涤得那么纯粹,心境,脆弱得如履薄冰。大哥读完“再见”,在场的人仿佛都成了玻璃之城里的玻璃人,有一颗玻璃心,是易碎品。

        原来啊,我们都那么爱诗!和上一次听“再见”,快逾两年,聆听的人多少有些物是人非,幸运的是,我还在这里,听大哥朗诵。一首好的诗歌,还要有会朗诵的人,就好像一架好钢琴,需要美妙灵动的十指。大哥不但写得一首好诗,他还朗诵得令人心往神驰。

        此后的情绪风暴有那么十分钟,大哥让我们自我调节平息。最后,我们满座衣冠似雪的温派得到了“救赎”。娱乐性的诗歌朗诵比赛拉开帷幕,这是个开心的夜晚。

        你看,你看,那是不是一个壮丽的朝代?我们,是不是神州,大哥,是不是帅旗?是啊,是啊,我们是的。我们是温派,我们是文艺社团,请叫我们“文艺青年”,我们在寅夜谈诗,朗诵,铸剑,修心……







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65)

  1. 彼岸花精灵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吃吃喝喝达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田鸡是吹大的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潘金莲的声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西门花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情在爱之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7. 小狸的体温计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8. 诗人乙吴理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